66期~骷髅风神环伺的世界(上)——记法国制图师特斯图及其作品
我有店,也有故事
微博/知乎/微信公众号:橙湖工作室
提起海盗,您的眼前会闪过谁的脸:“加勒比海盗”里那个命运离奇而又不太靠谱的杰克船长?在繁忙的马六甲海峡偷鸡摸狗的东南亚小毛贼?端着****踩着拖鞋疯狂抢镜的索马里海盗?同他们的鼻祖之一--英国的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Francis Drake 1540-1596)--比较起来,他们都有损于海盗这一古老行业的“职业形象”。德雷克爵士矛盾又传奇的一生,完美阐释了海盗的功利与奉献、血性与谋略、制度与自由,所谓盗亦有道,他从一个私掠船海盗船长,转变为栋梁砥柱的英国海军将领,塑造了挑战西班牙海洋霸权的英国海军,成为大英帝国接下来数百年海上霸业的奠基者之一。
不过,我们今日要介绍的,却并非德雷克,而是另一位海盗鼻祖、德雷克爵士海盗生涯“第一桶金”的“合伙人”、法国私掠船船长、制图师(这也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头衔):继尧姆·勒·特斯图(Guillaume Le Testu,1509-1573)。

出生于诺曼底地区勒哈弗市的勒·特斯图,并非生而为“盗”,人之初,也是卿本良民,入“盗”行之前,算是一名法国皇家政府的“公务员”,一名御用的制图师。

法国北方、大西洋沿岸的诺曼底地区,不光是因为二战时被盟军选为登陆点而闻名,也是一片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土地,它的名字最早来自北欧丹麦人和挪威维京人的定居点,“诺曼”是Northman或法语Normaundie的谐音,即“北方人”。1066年诺曼底公爵威廉对英格兰的征服史称“诺曼征服”,之后英吉利海峡两岸的英格兰和诺曼底、布列塔尼等地区的统治者长期都是诺曼人和法兰克人。到十六世纪初期,诺曼底地区,特别是迪耶普市(Dieppe)、鲁昂市(Rouen)、勒哈弗市(Le Harver)等,成为法国重要的地图产地,不过早期诺曼底地区的地图很大一部分基于葡萄牙人的信息资源,地图上那些葡萄牙人命名的地名就是最好的证据和线索。在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扶持之下,地图产业从1530年左右繁盛起来,并且一直延续到1630年左右,百余年间,“诺曼底制图流派”的代表性作品和人物,至少包括了五十多种流传到今世的地图或地图集,以及二十余位著名的制图大师,例如皮埃尔(Pierre Desceliers 1500-1553)、洛兹(Jean Rotz 1505-1560)、勒·瓦西尔(Guillaume Le Vasseur,1600-1673)、以及本文记述的勒·特斯图等人。

今日,大部分那个时代的诺曼人制作的地图,都被收藏在各大图书馆、博物馆中,它们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几百年前的军队、商旅和探险者们的导航工具,而更像是一幅幅装饰精美的画作、是一幅幅古老的艺术珍品。那些当初绘制了这些地图的制图师们,却不止仅仅是后人眼中的艺术家,他们中的许多人,本身也是那个时代的商人、经验丰富的航海者、知识渊博的天文学者和数学家,勒·特斯图就是其中的代表、是一位有着丰富数学知识的远洋船长。作为制图师,他的地图以繁复的细节而著称,他和他的作品影响了之后一代又一代的制图师、航海家和探险者。
勒·特斯图 1556年世界地图 法国国家博物馆镇馆珍品
勒·特斯图绚烂精彩的一生,深深地融入进那个大的时代历史背景,那就是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宗教战争、以及法兰西王国的海外探索与殖民。

1550年,勒·特斯图受法国国王亨利二世的委任,绘制了一张美洲地图,主要区域是在法国人当时经常进行贸易的那些地区。1551年6月,他再次受命于这位狂热的天主教法国国王,前往巴西执行探险与勘察任务,绘制巴西海岸线的地图。彼时的巴西,是一片葡萄牙人在几十年间已经建立许多殖民定居点的区域。勒·特斯图指挥的”萨拉曼德“号(Salamandre)最南到达了今日拉普拉塔河口(Rio de la Plata)区域(今日阿根廷与乌拉圭的边界),12月下旬,返航途中,他的船与两艘葡萄牙船只在特立尼达附近发生交火,”萨拉曼德“号受到严重损坏,耽搁到1552年7月他才返回法国迪耶普港,不过勒·特斯图不辱使命,成功地绘制了南美洲大部分海岸线的地图。
淘宝店
法国 亨利二世时期的金币
1555年,勒·特斯图又一次受命前往几年前勘绘过的这片南美大陆,这次的探险队是由法国海军中将尼古拉斯·杜兰德(Nicolas Durand de Villegagnon 1510-1571)率领,他们的任务是试图在巴西今日的里约热内卢区域附近建立一个法国新教徒(胡格诺派)的殖民定居点。

这次从巴西返回法国之后,勒·特斯图专心于他的地图制图工作,到1556年,他的代表作地图集《Cosmographie universelle selon les navigateurs,tant anciens que modernes》,即《依据航海者(绘制)的世界宇宙志,古时的和现代的》终于问世了,它包含了56幅绚烂多彩的地图作品,其中包括6幅按照不同的投影方式制作的世界地图,有些投影方式在今日看来也是需要及其复杂的数学计算功底的。不过勒·特斯图在地图投影及制作方面的经验并没有传递给太多的观众,因为这是一部“Pure Hand Made”的手工作品,连同他的一张单幅的世界地图作品,今日都保存在巴黎法国国家图书馆之中,成为举足轻重的镇馆珍品。
卢浮宫附近的卢浮堂门口 海军上将科利尼(Gaspard_de_Coligny)的塑像 ,他是法国新教胡格诺派的领军人物。雕塑作者  Gustave_Crauck (1827-1905)
本文为 橙湖工作室 原创作品,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1599年描述德雷克航行路线的世界地图
勒·特斯图作品  骷髅头风格的风神格外引人注目,是法国国家图书馆举足轻重的镇馆珍品
勒·特斯图当年把这部地图集献给了他的导师兼赞助人:法国海军上将加斯帕德·德·科利尼(Gaspard de Coligny 1519-1572),这部地图集的原始素材除了来自于勒·特斯图自己的几次航海探险经历外,更多的是来自于科利尼上将提供给他的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地图资料。虽然勒·特斯图的导师及赞助人科利尼上将是当时法国新教胡格诺派的领军人物,这部地图集仍然为勒·特斯图从天主教法国国王亨利二世那里赢得了“皇家领航员”的头衔。
(待续)
这部地图集包括12张大爪哇岛/南方大陆(Terra Jave le Grand/Terra Australis)的地图,勒·特斯图将它们都绘制在了摩鹿加群岛(Moluccas)以南的区域。然而,勒·特斯图在那个年代并没有关于这一地区确切的地理信息来源,在地图集中,他注释到:

下图包含位于热带南部地区的大爪哇岛的一部分,那里的居民是图腾崇拜者,他们对上帝一无所知,那里生长着丁香、肉豆蔻,以及其他种类的水果和香料,……,这里是大爪哇岛和小爪哇岛,包括了八个王国,他们都是图腾崇拜者,信奉巫师。好几种香料都生长在这两个地区,如丁香、肉豆蔻和其他香料……。这片土地是被称为“南方大陆(Terra Australis)的一部分,对我们来说是未知的,所以,此图标明的只是来自于想象和一些不确定的观点,因为有些人说大爪哇岛只是它的东海岸,它的西海岸就是麦哲伦海峡,其中间的所有大地都是连接在一起的……。

这部分是南方大陆的同一块土地,但是它还从未被探索过,因为没有人们发现过它的任何记载,因此,除了想象,没有任何关于它的评述。我一直无法描述它的任何资源,因此,我不打算更多的评述它,直到有更多更充分的发现……。
特斯图地图集之中的大爪哇岛,局部, 该地图左侧为北方。
三个多世纪以后,英国学者爱德华·詹克斯(Edward Jenks,1861-1939)指出,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一张据说在1542年绘制的地图,其对大爪哇岛的描绘,很可能就是来自勒·特斯图的《依据航海者(绘制)的世界宇宙志,古时的和现代的》。詹克斯说,这张地图最早属于一个名叫罗茨的法国水手,该水手后来在英国度过了一段日子。詹克斯评论道:"这一事实给法国人提出的主张带来了一抹色彩,他们的同胞勒·特斯图是澳大利亚真正的发现者。这种说法主要基于一点,即勒·特斯图的名字出现在1556年的地图集上,该图中的一片南方大陆以大爪哇岛的方式被勾勒出来。然而,这个事实只能证明,勒·特斯图曾听说过这样一个地方……"

詹克斯的评论说的没错,对于探索“未知南方大陆“的荣耀,应该属于那些一代代勇敢的探险家和航海者,对这片大陆的探索到库克船长时代已经前后历经几个世纪,勒·特斯图这些”道听途说“的早期地图作品,倒是可以视为吹响探索南方大陆的一声号角。据记载,海军上将科利尼随后就曾支持了来自托斯卡纳地区的意大利商人阿尔拜涅(André d'Albaigne)递交给法国的、关于在南方大陆建立殖民地的计划,这个活跃于葡萄牙的意大利商人指给法国人“一片富有的、广大的、然而尚未被西班牙和葡萄牙国王发现的南方大陆”,然而随着科利尼于1572年的遇害,这个计划也不了了之。当十七世纪初法国人重新有精力把目光再次投向海外殖民地时,渔业与皮毛资源已经将他们吸引向了加拿大的美洲“新世界”。

勒·特斯图的海盗生涯,也将在那里同时达到顶峰与终点……